清理华为系审稿人!华为又被限了,这次是在学术界

光纤在线编辑部  2019-05-30 07:50:58  文章来源:综合整理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导读: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非营利性专业技术学会,IEEE决定遵照美国禁令,禁止华为员工、以及华为赞助的个人担任审稿人和编辑。政治因素的压力已经传导到了学界,这也让学术界的同仁直呼荒谬。

    5月29日,IEEE的一封邮件,把原本已承受巨大压力的华为再一次推上了风口浪尖。

    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非营利性专业技术学会,IEEE决定遵照美国禁令,在学术论文被IEEE接受前,禁止华为员工、以及华为赞助的个人担任审稿人和编辑。

    也就是说,“华为人”不能参与初审等前期工作,政治因素的压力已经传导到了学界,这也让学术界的同仁直呼荒谬。



学术有国界

    根据IEEE一封内部邮件中写道:“美国政府已将华为列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实体名单”。因此,我们无法让华为的同事作为审稿人或者编辑对我们的期刊进行同行评审。如果我们继续这样做,可能会产生严重的法律影响。”
而IEEE这么做的依据,是IEEE早先规定的章程,因为IEEE注册地是美国,必须遵守法规。

    具体的章程内容如下图所示:



    大致翻译如下:

    Q:列入名单的公司雇员(或由公司资助的个人)可否成为IEEE编委会的主编(EiC),同行评审人员,或者IEEE技术小组的主席?主编和同行评审人员是指在IEEE接受论文之前参与初始的同行评审,主席是可以从技术参与者那里获得技术建议。

    A:名单公司的员工或由公司资助的个人可以担任这些职务,但应将接受技术提交的角色转移给非名单公司的员工或者资助的个人志愿者。一旦技术被IEEE接受或提供给开放的IEEE技术组,名单公司的员工或由公司资助的个人就可以参与工作;但是,在接受之前,名单公司的员工或受到赞助的个人,不能参与同行评审。

    这段章程有两个细节:

    1、按照规定,除了华为的员工,华为赞助的个人也同样受到限制,不能参与初审等前期工作。

    2、在华为从BIS名单中删除之前,华为的同事可以保留编辑委员会中的位置,但他们不能参与前期论文的审阅,必须要等技术论文让IEEE接受后才可以参与工作。

    而大家担心的是,之后IEEE会不会对华为进行更多的限制,比如对审核的权限更严格、甚至出现限制投稿、限制赞助等情况。

IEEE是谁?

    IEEE,全称是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是一个国际性的电子技术与信息科学工程师的协会。

    它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非营利性专业技术学会,其会员人数超过40万人,遍布160多个国家。

    IEEE致力于电气、电子、计算机工程和与科学有关的领域的开发和研究,在太空、计算机、电信、生物医学、电力及消费性电子产品等领域已制定了900多个行业标准,现已发展成为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国际学术组织。

    在电气及电子工程、计算机、通信等领域中,IEEE 发表的技术文献占到了全球同类文献的约30%,每年出版140余册专业技术期刊,提供约 700 余种学报、技术通讯、会议论文集和会刊等出版物。

    IEEE在学术界的地位可想而知。

    据了解,国内已有北京、上海、西安、武汉、郑州、济南等地的55所高校成立IEEE学生分会。近几年来,每年入选IEEE Fellow的中国人/华人约占1/3,有些IEEE期刊,甚至是中国学者创办的。

    如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副所长王飞跃教授,除担任《IEEE 智能交通系统汇刊》主编、《IEEE 智能系统》主编外,还创办了《IEEE 智能交通系统杂志》 并担任首任主编。香港科技大学杨强教授(曾是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创始主任),创建了 IEEE 刊物 Transactions on Big Data (IEEE TBD) 并任首届主编,足见华人学者在这一领域的贡献。



华为和IEEE

    作为IP和光接入领域的重要贡献者和主要参与者,华为在标准领域一直持续投入,多次获得ITU-T、FSAN、IEEE等国际标准组织颁发的杰出贡献奖,并被全业务接入网论坛FSAN授予金牌会员称号。华为是 IEEE P2413 的创始成员之一,华为提交的智慧城市和边缘计算提案极大推进了当前的标准进程。华为也一直担任 P2413 标准的主编。

    根据记者整理,华为多位研究人员在IEEE担任主编、副主编等职位,比如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计算视觉首席科学家田奇,他是IEEE Fellow,曾担任多种 IEEE 系列国际顶级期刊副主编、期刊编委及客座编辑;再如,华为美研所光网络高级专家刘翔博士,他是美国光学学会 Fellow、美国光学快报副主编、也是IEEE 通讯杂志光学通讯系列主编。

    早在2011年,华为就获得IEEE颁发的“杰出标准贡献奖”(Excellence in Standards Development Award),以表彰华为在IEEE 802.1AS标准制定中所作出的杰出贡献;

    2012年,在IEEE中,华为已担任了CaG理事成员(2007年-2009年)以及 NesCom理事成员(2009年至今);

    2017年9月,华为OpenLab与IEEE PLC-IoT IC成为官方合作伙伴,共同推进PLC-IoT产业生态发展;

    2018年8月,华为与IEEE P1901.1标准工作组共同庆祝 PLC-IoT 标准正式发布;

    2018年年底,IEEE宣布,授予华为无线CTO兼5G首席科学家童文博士2018年杰出行业领袖奖。用以表彰其在5G通信技术中的创新与对移动通信行业的贡献;

    2019年1月底,华为推动IEEE智慧城市参考架构标准进程,在深圳成功举办IEEE P2413工作组会议。会上,华为提交了两类提案,涵盖了聚焦视频能力与融合通信能力的底层支撑能力以及智慧城市IoC、智慧园区、智慧机场三大场景和需求。2019年4月Wi-Fi白皮书提出Wi-Fi 6(802.11ax标准)。

     此前,IEEE曾因禁运的要求,不让伊朗学者担任会议的大会主席或者财务官;也曾禁止古巴、伊朗、利比亚和苏丹学者向IEEE任何出版物发表文章。

    美国从政策到针对企业,打的是一套组合拳。在美国看来,中国“受益过多”,损害了美国的利益。但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双方其实互惠互利,各有贡献。但美国的做法,却是在扰乱全球产业链,希望这也能成为中国国内技术发展的一个契机。



    延伸丨华为再次反击:起诉美国法案违宪后 又提交了简易判决动议

    5月29日,华为在深圳举行发布会,宣布提交了简易判决动议,作为其挑战《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2019 NDAA)第889条合宪性行动的一部分。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在今天的发布会上表示:

    “美国政府迄今为止都没有提供任何华为构成安全威胁的证据。美国的系列动作,都是基于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猜测。但是美国国会却通过了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第889条,假定华为有罪,没有给华为任何辩护和提供驳斥证据的机会,而是直接‘用立法代替审判’,这是美国宪法所明确禁止的。”

    事实上,今年3月6日,华为已经在美国提起诉讼,要求法庭判决NDAA第889条部分内容违宪。今天,华为再次反击,提交了此案的简易判决动议。

    华为希望法庭尽快作出判决,判定NDAA中针对华为的限制措施违宪,同时禁止实施该限制措施。

    此前在起诉书中,华为控诉2019 NDAA第889条明确针对华为,不仅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从华为购买设备和服务,还禁止政府机构与购买华为设备或服务的第三方签署合同或向其提供资助和贷款,即便这些交易对美国政府并无影响或并无关联。

    宋柳平还表示,NDAA不仅会给华为带来损害,也剥夺了美国运营商客户和消费者选择先进技术的自由。在美国,很多农村地区的用户常常被遗忘,他们无法享受可支付得起的宽带服务。

    此外,对于美国政府突然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他说道:

   “这一行为损害了全球170个国家使用华为产品和服务的客户以及全球30亿用户基本通信的权利…还直接损害了1200余家与华为有业务往来的美国企业,影响了数以万计的美国就业岗位。”

    最后,宋柳平表示,强大如美国,以举国之力,乃至动用全球外交资源,打压一个私营企业,不公平,也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今天是电信行业和华为,明天就可能会是任何行业,任何企业。司法是守护正义的最后防线,我们对美国的司法独立和正直抱有信心,希望通过法律来纠正立法者的错误。

    根据诉讼进程表,该案将于9月19日就该动议举行听证会。

    以下是宋柳平在发布会上的发言稿原文: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欢迎大家参加今天的发布会。

    相信大家都已注意到,美国政府接连利用立法、行政、外交等手段对华为进行打压。一个超级大国动用国家机器,全方位持续打压一家私营企业,破坏其正常运营,这是史无前例的。

    事实上,美国政府迄今为止都没有提供任何华为构成安全威胁的证据。美国的系列动作,都是基于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猜测。

    但是美国国会却通过了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第889条,假定华为有罪,没有给华为任何辩护和提供驳斥证据的机会,而是直接“用立法代替审判”,这是美国宪法所明确禁止的。

    今年3月6日,华为在美国提起诉讼,要求法庭判决NDAA第889条部分内容违宪。刚刚,我们向法庭提交了此案的简易判决动议。华为希望法庭尽快作出判决,判定NDAA中针对华为的限制措施违宪,同时禁止实施该限制措施。

    有人质疑为何华为会对该法案发起反击,认为这起诉讼只是一场公关活动。事实并非如此。NDAA不仅会给华为带来损害,也剥夺了美国运营商客户和消费者选择先进技术的自由。

    在美国,很多农村地区的用户常常被遗忘,他们无法享受可支付得起的宽带服务。多年来,我们与农村地区运营商一起致力于为这些用户提供平等地享用通信服务的机会。

    但两周前,美国政府突然宣布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这一行为损害了全球170个国家使用华为产品和服务的客户以及全球30亿用户基本通信的权利,这其中还包括欠发达国家面临“数字鸿沟”的贫困人民。此外,实体清单还直接损害了1200余家与华为有业务往来的美国企业,影响了数以万计的美国就业岗位。

    强大如美国,以举国之力,乃至动用全球外交资源,打压一个私营企业,不公平,也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今天是电信行业和华为,明天就可能会是任何行业,任何企业。司法是守护正义的最后防线,我们对美国的司法独立和正直抱有信心,希望通过法律来纠正立法者的错误。

    保障网络安全一直以来都是华为的最高纲领,我们会在全球供应商和客户的支持下,竭尽所能,继续提供安全和先进的产品。但是美国以“网络安全”为借口来获得公众对其别有用心的行动的支持。美国的行为对网络安全毫无益处,只会提供一种虚假的安全感,转移大家对真正的网络安全挑战的注意力。

    网络安全是各方面临的共同挑战。如果这也是美国政府的目标,我们期待着其转变策略通过诚实、有效的措施提升网络安全。


文章转自《21世纪经济报》
关键字: 华为 IEEE 学术
光纤在线

光纤在线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光纤在线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