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Finisar CEO辞职联想到:光器件研发项目管理

光纤在线编辑部  2019-08-07 14:04:41  文章来源:综合整理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导读:这几天一个很不起眼的消息震动了我:Finisar的CEO Michael Hurlston辞职并得到立即批准。 这让我不得不出来说说II-IV和Finisar合并的事。

作者:Leo
8/7/2019,这几天一个很不起眼的消息震动了我:Finisar的CEO Michael Hurlston辞职并得到立即批准。 这让我不得不出来说说II-IV和Finisar合并的事。 

    II-IV和Finisar合并的消息传出来以后,业内多数人士很震惊,尤其是Finisar的一万三千员工,他们和我一样,根本没有想到Finisar被一个销售额还没Finisar大的公司收购,因为过去的诸多传言,我们想象中Finisar的收购方,应该是思科、苹果之类巨型公司,估计谁也没有想到II-VI会收购。 大家都在想为什么啊? 好多不明就里的人都在胡猜,其中最流行的说法是“强强联合,这是最大的无源器件公司和最大的有源器件公司的合并“。 这简直就是瞎扯,II-VI有几个销售额是来自无源器件?称II-VI是个光纤器件公司都勉强,准确地说, II-VI本质上是个材料公司, 连他们公司的网页首页上都说了: Material That Matters。(材料重要!)。 正是因为做基础材料,所以公司的毛利率比较高,当然市值也比较高,这才勉强有能力收购Finisar而不是被Finisar收购。 

   好了,现在的问题是,到底为什么Finisar要出售? 要是自己不想卖,谁也买不了你,Finisar的新CEO上位一年不到,职业生涯首次做CEO,屁股还没坐热板凳就卖掉,这很不寻常,所以,出售Finisar的主意一定是来自董事会,而董事会的关键人物,就是前CEO Jerry Rawl, Jerry 要出售Finisar,根本原因是他失去了对Finisar的控制权。 。

    这里要多说说Jerry,Jerry是德州人,是个2.03米的大个子,他说他小时候的志向是当篮球运动员,这才配得上这个身高,他是光通讯行业中身高最高的CEO,恐怕也是篮球水平最高的CEO。 他在Finisar刚刚成立的时候就加入了公司,算是联合创始人,后来他取代创始人Frank Levinson担任了CEO,长期以来他一直在这个位子上,哪怕2008年和Optium合并之后让位给Optium的CEO Eitan Gertel,他也还担任Executive Chairman,等于还是最后决策人,直到Eitan待不住了走人,他又回来当了CEO。尽管Jerry在Finisar的股份已经小的可怜,但作为一个创始人,Jerry对Finisar付出的心血绝不是一般职业经理人可以比的,Finisar就和他儿子一样,他是不愿意轻易放手的。 问题是,Jerry是1945年出生,年逾70,总有退休的那天,公司内大家都认为Jerry选定了销售和市场VP Todd Swanson作为接班人的,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17年Finisar的业绩很糟糕,股价一路下滑,终于董事会熬不住了,要让Jerry退休,在继任人选上出现了分歧,似乎很多董事并不希望Jerry选定的Todd接任,最终听说是通过投票的方式选定了Michael Hurlston。 投票这一行为,等于将Jerry的推荐限制在了一票,Jerry那种失落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如果Todd在位,他还可以继续施加影响力,而Michael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是完全不会听Jerry的。 果然,Michael上任后对Finisar做了重大改革, 把Finisar分成了4个事业部,把研发和工厂也分开了,公司变成了纵横结构几大块,中国区总经理Li Xu (许力耕)晋升,掌管了最大的事业部,等等等等一大堆变化,这些变革Jerry是否喜欢我们无从而知,但常理推断是不会喜欢的。Jerry虽然也有些正规军的管理思想,但骨子里他还是个草根创始人,草根创始人的逻辑还是“出货第一,管理第二”, 这些纵横分割式的花哨改革,看着时髦,相信Jerry不会喜欢。所以,很可能Jerry联络董事会中的几个关键董事,再加上有董事和II-VI有很深的联系,估计就把这个交易做成了,等于把新CEO Michael耍了一把。这里,投票选择Michael当CEO到投票把Finisar卖给II-VI这两项互相矛盾的选择上,估计有董事出现了“叛变”,对这两项都投了赞成票,才导致出现了这种让新上任CEO的尴尬的局面,当然也不排除收购方给了Michael大笔钞票,让他同意卖出Finisar。 

    现在这个合并案遥遥无期,估计Michael也明白,只要Jerry在,即使合并不成功,他的CEO也很难做,所以干脆挂冠而去, Todd终于成为了联合CEO,虽然是临时的,却很有希望做成正式的,为啥? 因为这个合并需要得到中国政府审批,在目前贸易战的恶劣情势下,商务部是不可能立即批准的,要么拖,要么否决。 这样的话,II-VI只有等待,而Finisar的股东和员工现在可不想合并了,因为现在Finisar的市值已经超过II-VI,想合并后捞一笔就跑的人早就可以跑了,留下的股东人更愿意看着Finisar继续以独立的公司存在。 总之,一旦被拖很久或者被否决,Finisar就会回到Jerry-Todd治理天下的局面,这对现在Finisar的管理层是个好事情,毕竟大家都是老人,互相熟悉,但是,面临大量中国公司的进攻,Finisar原来的“顶天花板“模式(也就是不停地创新,不停地做新产品,同时不停地放弃老产品)已经越来越难走了,如果不再进行变革,恐怕下次还会被收购一回,届时可没有这次的运气了, 而对Finisar这种三十年的老牌公司,最难的事情恐怕就是变革,虽然办法还是有,“大象跳舞”的成功例子也不少,但我有点不看好,我相信Jerry是全世界最在乎Finisar的人,也相信Jerry会为Finisar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大势所趋,机会更愿意光顾新的公司。 

    现在换个话题,我们研讨一下,站在Jerry的位子上想想: 如果你是Finisar的CEO,你要怎样把Finisar做的更好? Finisar的全局变革不敢说,我们去说是“胡说八道”, 但Finisar有个少见的特点:设计上的高标准。 很多Finisar的供应商都知道,Finisar的订单虽然价格高,但要求也高,其他人放低要求也能用的东西,Finisar用不了。 光这一点就导致Finisar的产品成本综合看是全行业最高的之一(我怀疑是最高的,但没有考证过,所以加上“之一”),还要加上30~40%的毛利率,那就是天价了,有几个人买? 所以,Finisar的研发要转向,两个目标:快速研发+为低成本而做研发。 快速研发是抢市场,低成本的产品是占住市场的,Finisar的研发项目必须成本低到可以管理费用吸收进去后还比竞争对手低,这才能玩。Finisar不缺能人,但能人的价值要表现在他们创造的价值上,所谓创造的价值,对Finisar的很多产品而言,就是低于竞争对手一大块的成本,做不到这点,能人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至于研发速度,慢是大公司的通病了,但做好研发流程管理,快速研发其实并不难,只是很多人不相信快速研发是可以做到的,你都不相信,它自然也不会发生。关于流程管理的理论和知识,那有无限多种,这里不细谈,但Finisar真该研究一下选择合适的。 总之Finisar在内部的研发管理上还是很多文章可以做的,研究一下抢他单最凶的旭创,或许会有很多启发。 

    声明: 尽管文字中对Jerry的心思做了些猜测,但不要误会,Jerry所作所为其实还是公司政治的一部分,这无所谓对错,股东和代表股东的董事的决定就是最正确的。作为Finisar的毕业生,我非常敬佩Jerry,他那种事业心、洞察力和自我约束力是我们很多人所缺乏的。 同理,II-VI虽然是一家我不太熟悉的公司,但因为我熟悉II-VI中国区的高管,这让我也对II-VI充满敬意,祝福II-VI,祝福Finisar,也祝福我在这两家公司担任高管的好友们。 
关键字: Finisar 研发项目 II-VI
光纤在线

光纤在线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光纤在线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