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5G:由NSA向SA过渡 运营商今年5G投资预算超300亿

光纤在线编辑部  2019-03-25 09:26:57  文章来源:综合整理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导读:

3/25/2019,三大电信运营商对2019年5G建网安排已日渐清晰。

3月21日,中国移动在香港发布2018年业绩报告。3月4日刚刚履新的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表示:以SA(独立组网,下同)为目标架构,同步推进NSA(非独立组网,下同)和SA收展。不久之前,杨杰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正积极推进5G试点建设,今年将在一些城市试商用5G。”

在3月19日的中国电信财报发布会上,代行董事长、首席执行官职权的中国电信执行董事、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柯瑞文也表示,中国电信将以SA为目标方向,初期同步推进非独立组网和独立组网规模试验。

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3月13日业绩发布会上也明确表示,SA标准到明年3月才正式形成,但“我们不能等待,眼前还是用NSA来进行组网”。

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3月12日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也表示,中国联通策略是“第一步非独立组网,然后逐渐独立组网”。另外张云勇透露,“中国移动和我们的选择是一样的。”

高通公司中国区董事长孟檏认为,运营商都不愿意在SA组网完成以后才推出5G服务,因此绝大多数运营商第一步会采用NSA组网,然后进行5G SA组网。孟檏透露,“目前已有中国运营商考虑2020年部署SA网络,NSA部署今年实现以后,高通将积极支持运营商的SA部署。”

5G竞赛不能等待

NSA和SA有何区别?“NSA就是同时使用4G核心网、4G无线网和5G无线网。而在SA的网络架构中,5G核心网和射频无线网都是全新的。”孟檏介绍。其实,简而言之,NSA就是利用现有4G网络实现5G宽带应用,SA就是完全新建一张5G网络。

NSA标准2017年12月冻结,SA标准2018年6月冻结。不过,由于原计划于2018年12月完成的5G LateDrop等后续标准工作被推迟至2019年3月,因此导致5G标准的最终阶段——R16版本要顺延至2020年3月才能完成。这也是王晓初所说的——SA标准明年3月正式形成,但“我们不能等待”的原因所在。

实际上,在2018年6月14日3GPP宣布冻结5G SA R15版本标准之后,国内三大运营商当时的表态都是要选择独立组网的方式进行5G网络部署。比如,中国移动早在2018年3月2日就发起了“5G SA突破行动”,到2018年6月28日又推出“5G SA启航计划”,一直不遗余力推进5G独立组网端到端产业链尽快成熟。再如,在2018年6月26日发布的《中国电信5G技术白皮书》中,最大的亮点就是中国电信关于5G优选SA方案的思考。中国联通当时的表态是,5G网络将以刚刚冻结的SA为目标架构,前期聚焦eMBB(增强移动宽带)。

三大运营商为什么都看好5G SA组网?按照《中国电信5G技术白皮书》的解释,是因为SA方案对现网改造最小、业务能力更灵活、终端成本低,因此中国电信5G网络将优先选择SA组网,并通过核心网互操作方案实现4G网络和5G网络的协同。中国移动设备总经理王恒江在2018年6月的一次演讲中解释说,“NSA的好处是适合快速部署,初期投资比较少,但终端是双连接,很多时延类的体验不是很好。SA可以较好满足网络切片的多样化需求,终端也比较简单,但是对覆盖连片的要求较高,初期投资较大。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决策,在决策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摇摆和变化。”

事实证明,关于5G组网方式的决策果然是“摇摆和变化”的。比如柯瑞文3月19日在财报发布会上解释,SA是5G组网的方向,“因为它能够更好地体现5G新功能,如网络切片、边缘计算等新特征”,但现实是,“我们在推5G的时候,不像前面4G有相对成熟的产业链,其他运营商建网、运行和发展的经验。所以5G我们要认真把握。比如关于SA和NSA的问题,如果不通过规模试验去验证、实践,简单地说投SA、投NSA都是有一定风险的”。

目前来看,在2019年NSA部署阶段,三大运营商的投资规模不会很大。其中,杨杰在香港透露,中国移动2019年包含5G的总投资将不超过去年(1671亿元),不含5G的资本开支将在1499亿元。也就是说,2019年5G投资计划在172亿元之内。但有业内人士指出,根据以往的经验,比如2018年中国移动规划新增14万个4G基站,结果最终新增了35万个,这一次中国移动规划2019年新增3万~5万个5G基站,到2019年底肯定也不止5万个,估计中国移动2019年在5G上的投资至少应该在300亿元左右的规模。王晓初在香港也透露,中国联通2019年资本开支580亿元,其中60亿~80亿元用于5G投资。中国电信也明确称,2019年不含5G资本开支预算为690亿元,若包含5G投资,资本开支预算为780亿元,也就是说5G投资预算为90亿元。

不过,张云勇告诉记者,中国三大运营商5G投资最终大概需要2万亿元,因为“4G阶段三大运营商差不多投资了1万亿元,5G差不多需要4G投资的两倍,所以应该需要2万亿元”。

产业链的共同选择

实际上,将NSA作为5G试商用的过渡方案,是电信运营商和终端产业链的共同选择。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三星电子4月5日即将开售Galaxy S10 5G手机,并成为全球首家发售5G手机的公司。同时,OPPO公司已经于3月21日宣布,其首部5G手机已通过国际检测服务机构“Sport on International Inc.”的5G CE测试,并获得由CTC advancedGmbH签发的5G CE认证证书。

记者不完全统计得知,目前,在中国手机厂商中,共有华为、小米、OPPO、vivo、中兴、努比亚等厂商的8款5G手机已经发布或已经披露即将发布。不过,这些5G手机的具体销售时间仍然待定。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经发布甚至即将发售的5G手机,在设计方面都是采用了“外挂”5G基带芯片的方式。其中,除了华为Mate X是采用自家4G芯片——麒麟980“外挂”自家5G基带——巴龙5000的方式之外,其他5G手机普遍都采用了高通4G芯片——骁龙855“外挂”高通5G基带——X50的设计方案。这种设计方案在市场层面引发了一些讨论,核心问题是这些首批上市的5G手机能否在未来5G SA网络中使用。

对此,孟檏向记者介绍说,“今年1月份,高通公司宣布已获得30多款5G终端设计,它们大多数是基于高通骁龙X50 5G调制解调器,并且搭配高通骁龙855移动平台芯片组进行设计的。由于全球绝大多数(电信运营商)在2019年推出的5G网络将基于NSA部署,所以高通现在所支持的商用终端也是基于NSA。”

孟解释说,“从2016年高通发布第一代骁龙X50调制解调器到2019年2月发布第二代的骁龙X55 5G调制解调器,再到近期发布的全球首款集成5G基带的骁龙移动平台芯片SoC,高通等于是同时在做三代产品。其中,除了骁龙X50只支持NSA之外,后面两代产品都是同时支持NSA和SA的。加上电信运营商普遍从NSA向SA过渡,所以无论是中国运营商还是海外运营商在部署了5G SA网络之后,高通芯片所支持的5G终端都可以在这些5G网络中一直使用。”

孟檏告诉记者,只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如果电信运营商不采用NSA只采用SA组网,那么,基于第一代骁龙 X50 5G调制解调器的终端是不能在单纯的5G核心网和5G无线网中使用的”。

但孟檏强调说,“目前全球所有已经在进行5G部署的电信运营商,都是基于NSA进行部署的,即便是现在已表态未来将基于SA进行部署的电信运营商,第一步也在进行NSA部署,所以例外的情况不会发生。”

“5G SA部署实质上就是多加了一个5G核心网,这样4G核心网、4G无线网、5G无线网、5G核心网四个网络元素都有了,所以不管是基于NSA的终端还是基于SA的终端都可以一直使用,只是有些性能可能用不到,这类似于此前采用单载波的4G芯片或终端产品,在4G后期只是享受不到多载波的支持,但依然可以在4G网络中使用。”孟檏表示,“从NSA到SA是一个演进的过程,而且是一个后向兼容的演进过程,也就是说5G SA网络实现以后,只要4G核心网仍然存在,那么前期上市的NSA 5G单模手机仍然可以继续使用5G服务。”

来源中国经营报
关键字: 5G 中国5G 5G
光纤在线

光纤在线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光纤在线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