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宽带国家战略之辩

光纤在线编辑部  2011-07-14 08:55:57  文章来源:综合整理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导读:

7/14/2011,记者 徐丹 无论是国家还是企业的竞争力,可以拿出很多衡量指标,但未来可能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指标就是带宽

  中国宽带的主要问题是发展不平衡,有些地方的宽带发展滞后,而某些地方却存在重复建设,甚至过剩


  网络在中国,几乎已经无处不在。近5亿的网民群体以及即时通信、网络视频、网络游戏等众多网络服务提出了一个重要的现实需求——网速要更快,网络要更宽。

  随着网民数量的继续增长以及网络业务的日益普及,宽带已经不是简单的技术问题,更关乎数字领域的民生问题。

  与此同时,美国等发达国家已经将宽带网络建设作为“赢得未来”的重要战略大力发展,我国宽带用户数量虽居全球首位,但在宽带普及率、接入速度和资费水平方面与世界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提醒着我们从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关注宽带发展的现状与瓶颈。

  据悉,工信部正在研究确定宽带发展的目标、政策措施,并积极建议将宽带纳入国家战略层面加以推动。

  网络发展

  遭遇宽带不足“瓶颈”


  在宽带普及率方面,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宽带用户数已居全球首位。但据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介绍,截至去年底,中国宽带的整体普及率为33.5%,而在2007年,欧洲宽带普及率为35.4%,美国的这项指标是50.9%。我国宽带普及率达到世界平均水平,但与世界发达国家还存在一定差距。

  在宽带接入速度方面,据CNNIC统计,全国互联网平均连接速度仅为100.9KB/秒,远低于全球平均连接速度230.4KB/秒,“宽带不宽”的问题较为明显。

  在宽带支出方面,据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如果考虑到收入差距的话,2008年韩国人均国民收入是我国的6.9倍,这意味着我国的宽带资费水平相当于韩国的124倍。

  事实上,中国网民宽带上网费用绝对值并不高,只是“中国居民通信收费占了将近10%,而发达国家是4%,也就是可以说我们的网民享受到跟发达国家一样的通信水平业务应用,但是我们的收入相对发达国家差多了,所以这个比例比较高”,邬贺铨说。

  在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曾剑秋看来,不应简单地和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进行横向比较,“比如韩国、新加坡、香港,这些国家或地区都比较小,想建一个宽带网相对来说还是相对容易的”。曾剑秋同时指出,“中国宽带的问题主要是发展不平衡,有些地方的宽带发展滞后,而某些地方却存在重复建设,甚至过剩”。他认为,宽带发展的不均衡,类似于高速公路,“比如我们的路一直很宽,突然到了一个地方变得很窄,由八车道变成了单车道,这就容易出现问题。所以宽带的发展一定要均衡发展,才能达到最大效用。”

  在某种程度上,我国现有的网络互联不通畅、宽带成本过高的“宽带瓶颈”已经限制了网络自身的发展,比如网络音乐、网络游戏、网络视频等网民使用率在60%以上的服务受带宽限制,不但用户体验不佳,相关企业也怨声连连。而在被寄予厚望的云计算产业方面,中国的成本也是美国的4倍。

  宽带投资

  成为未来经济新动力


  2010年,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向国会提交国家宽带发展计划的提案,旨在将美国宽带网络速度在现有基础上提高25倍。该提案计划在未来10年内为宽带网络提供500M/秒的带宽,在未来5年内为移动设备提供300M/秒的带宽。

  2010年5月19日,欧盟委员会公布了为期5年的“数字化议程”计划,将在27个成员国部署超高速宽带,到2020年,欧盟将在整个欧洲提供不低于30M/秒的网速,为至少50%的欧洲家庭提供超过100M/秒的网速。

  尽管韩国目前的宽带网络在平均传送速率和家庭宽带覆盖量方面均居世界首位,但韩国政府并不满足,其相关部门表示,韩国最快将于2013年建成在10秒钟内即可下载完一部DVD级电影的千兆位宽带网。

  “无论是国家还是企业的竞争力,你可以拿出很多衡量指标,但未来可能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指标就是带宽”,曾剑秋认为,未来的竞争就是带宽的竞争。

  不仅视频服务、云计算等网络经济发展离不开宽带互联网,宽带网络的投资还能间接带动消费增长、促进社会就业,宽带已经成为经济发展新的动力之源。世界银行的相关研究显示,国家在宽带方面投入的回报相当明显,即宽带普及率每提升10%可以拉动GDP增长1.4%;在宽带上每投入1美元就可以带来10倍回报。

  对于中国而言,宽带产业不仅能够拉动GDP增长,同时还能有效促进我国经济方式的转变,从工业大国或农业大国向信息强国转变。

  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已瞄准宽带网络建设,将其作为未来信息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加大战略投入。“已有82个国家出台‘国家宽带战略’,中国成为少数没有国家宽带战略的国家之一,直接后果是国家基础设施投资重心导向‘铁公鸡’(铁路、公路、机场),对宽带的战略性投入不足”,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说。

  “网业分离”

  实现“全光网”正当其时


  “从当下三网融合的背景看,国家的宽带战略应该从国务院或者国家信息委的高度来制定,越快越好。”曾剑秋指出,目前国家关于光纤宽带建设的文件中对城市和农村的带宽水平规划还有些落后,“至少都要达到10M以上。从我们的研究以及国外的一些经验来看,10M的带宽是最低门槛,就是说你在上网的时候,无论是浏览网页还是观看视频等都可以做到无障碍”。

  尽快出台国家宽带战略已成为业内外专家学者们的共同心声。今年两会上,很多代表委员都针对我国“低速宽带”的发展现状提出了议案。此外,国内主要运营商也意识到加快发展宽带的紧迫性。“5·17”电信日前夕,中国电信宣布启动“宽带中国翼起来”活动,计划全国县级以上城市实现光纤化等。

  “现在正是建设光纤网络的大好时机,光纤太便宜了,面条都比光纤贵。”曾剑秋透露,现在最好的光纤1米的成本不到1毛钱。成本下降与市场需求有着必然联系,在中国发展“全光网”正当其时。我们已经有了覆盖面积很广泛的骨干网络,还需要从国家整体角度来规划,以减少重复建设。

  在他看来,与“全光网”建设同样重要的是“网业分离”,即在企业层面实现网络和业务的分离、物理网络和服务网络的分离。

  “其实消费者并不关心物理网络,最重要的还是在乎网络服务和价格”,曾剑秋认为,在中国完全可以建立国家层面的整体网络,同时在服务层面引入企业竞争。“企业的竞争重点在于服务,带宽本身不应成为企业的竞争力,光网应该成为国家的基础设施。”

  “目前很多企业都拼命建光网,这是一种无序状态。应该把他们纳入到整体的国家宽带战略中去,打破企业无效或低效竞争,以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网络需求,促进服务水平的提高和相关资费的下降”,曾剑秋指出。

  “要使网速提上去,费用降下来,唯有采取竞争”,姜奇平认为,国家宽带战略规划要处理好宽带发展与改革的关系,“为企业竞争,尤其是民营企业参与的公平竞争创造条件”。 
关键字: 宽带战略
光纤在线

光纤在线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光纤在线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